這輩子做過最好的兩個決定|在美國旅居生活的故事

Share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reddit

我這輩子做的最好的兩個決定就是:制作播客,還有加入了這個美國的旅行俱樂部。

2015年的2月透過網上瘋狂宣傳的一個邊旅行邊賺錢的影片,我加入了Dreamtrips Travel Club,雖然它在網上的評價不是太好,很多人以為它是騙人的傳銷組織,但是我卻在這個俱樂部獲得了太多了,要不是透過這個組織去旅行、參加個人成長的會議,然後認識了一群樂觀又愛旅行的朋友,我真的覺得我很寂寞。雖然我的生意應該算是普普通通吧,只是藉著發表自己的真實心聲招募會員,並沒有很積極的去建立團隊,但是也因為這樣,我招募的另一個網路英語班的生意也越來越好,在短短4年裡,透過俱樂部的組織,讓我在世界各地參與了3個義工旅行、20個豪華度假旅行、30多有關個人成長的會議!可惜2020年疫情來臨,在全世界都不得不關禁閉的情況下,他們還是倒閉了,但是我永遠對這個組織心懷感恩,期待他們有一天還會重振旗鼓,我一定還是會參加他們的活動的。

我這輩子做的最好的兩個決定就是:制作播客,還有加入了這個美國的旅行俱樂部。

2015年的2月透過網上瘋狂宣傳的一個邊旅行邊賺錢的影片,我加入了Dreamtrips Travel Club,雖然它在網上的評價不是太好,很多人以為它是騙人的傳銷組織,但是我卻在這個俱樂部獲得了太多了,要不是透過這個組織去旅行、參加個人成長的會議,然後認識了一群樂觀又愛旅行的朋友,我真的覺得我很寂寞。雖然我的生意應該算是普普通通吧,只是藉著發表自己的真實心聲招募會員,並沒有很積極的去建立團隊,但是也因為這樣,我招募的另一個網路英語班的生意也越來越好,在短短4年裡,透過俱樂部的組織,讓我在世界各地參與了3個義工旅行、20個豪華度假旅行、30多有關個人成長的會議!可惜2020年疫情來臨,在全世界都不得不關禁閉的情況下,他們還是倒閉了,但是我永遠對這個組織心懷感恩,期待他們有一天還會重振旗鼓,我一定還是會參加他們的活動的。

2015年的9月,我獲得了美金3000元的點數可以抵扣所有豪華的旅行,後來我從上海出發就開始大玩特玩,把這些經驗當作療傷,也好好的體驗一下我的人生,我嘗試了跳傘、潛水、還有滑雪,這些都是如果我還待在上海的話不會嘗試的活動。

因為俱樂部的足跡,我跟著一些年輕的會員到了Kansas City, Missouri,這也是我認識Omar的地方。我和Omar是透過交友軟件配對認識的,他大我兩歲,卻已經提早靠著房地產的被動收入半退休的生活,又是超級正能量,迷人金髮碧眼的帥哥!因為我們都超級熱愛旅行,因為一些機緣巧合,一起公路旅行了好幾個地方,也一起生活住在同個屋簷下兩個月的時間,因為我們喜歡的生活方式相似,在一起的那段時間,建立了非常獨特的友誼,他甚至到了北京,受到我許多粉絲的喜愛還有招待!後來因為我們分隔兩地,沒有持續約會,但是我們仍然是很好的朋友。我們都希望有一天,還可以一起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再一起旅行。

在美國的那一段時間,我還參與了2016年在芝加哥舉辦的播主大會(Podcast Movement),見到了我一直很喜歡的Pat Flynn還有我的播客啟蒙導師John Lee Dumas還有他的未婚妻Kate Ericson,在會議上因為分享了我的故事而收到了一個播主紀錄片The Messengers的邀約,讓我成為了主角之一,也是唯一的華人代表。當時也因為Omar的不斷鼓勵下,我開始分享了我的離婚故事,使我的播客在中國大陸非常的熱門!後來因為這個影片在美國各地首映,我也成為了美國播客界的小小紅人也到各地接受採訪和演講。

後來,我在佛羅里達居住的那段時間,竟然在豪華公寓裡遭遇到蟲害,當時多方考量下,我立刻飛到了古巴。結束了在美國的旅行。

You might also like

我的故事 | Fly with Me

About Lily (English Version)

This is Lily and you are reading my story.. (點擊這裡可以閱讀中文版) It all began when I was twenty years old. I just finished my sophomore year

我的故事 | Fly with Me

全新英語播客第一集: 關於Fly with Lily | About Fly with Lily

我從2014年開始做播客,擁有一個非常受歡迎的英語學習播客名為學英語環遊世界即學英語去旅行。它有超過2000萬的下載量。然而大多數播客都是普通話版的,當我很多講英語的朋友們要求要聽我播客的時候,我就覺得迥然了。所以我開始規劃這個新的英文專輯。